美医生称自己1月患“流感”现在测出新冠病毒抗体


杨占秋认为,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,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,而不能肉眼判断。不过,对于留言者“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”的说法,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,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“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”,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,“就好像一条长矛,只配特定的一面盾。”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,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.8%,特异性达到98.7%。

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,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。

3月30日该乘务员以新上乘务组直飞西安至北京,航班没有旅客,也没有客舱的服务。直飞过程中西安海关通报该乘务员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,航班落地后,该乘务员即被安排专车入驻北京基地公寓楼进行隔离观察。北京市顺义区疾控中心进行流行病学调查,并采取咽拭子开展核酸检测,检测结果为阴性,31日转至小汤山医院在医院接受了两次的核酸检测,结果均为阴性,已于4月2日出院,并安排14天集中隔离观察。

3月13日,胡某某被集中隔离。3月14日,确诊患新冠肺炎。因胡某某及其亲属未向居住地所在的乡镇、村(社区)进行报备登记,未遵守隔离规定,故意隐瞒从境外归来的事实,导致45人被定点隔离、88人被居家隔离。

3月12日,该县城关卫生院工作人员到胡某某家中对其进行身体检查,发放告知书,明确提出必须居家隔离不得外出并每日报告体温检测情况的要求,胡某某隐瞒从埃及、迪拜入境的事实,谎称自己从北京归来没有出入境,未执行居家隔离的要求,先后去岳父家、参加同学婚礼、上坟等。

今天(3日)下午,在召开的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七十场新闻发布会上,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回应说:经与民航、海关等部门了解情况,这位网传空姐是海航的HU7976航班的乘务员。3月29日直飞SU7976航班,从多伦多到北京,第一入境口岸为西安,西安海关对乘务员进行流行病学调查,医学排查体温的测量为36.4℃,无乏力、发热、呼吸道症状等,现场采集鼻咽拭子。

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?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,“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。”杨占秋告诉记者,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,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,“所以,从学术研究角度,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”新京报快讯 今天(4月3日),最高检联合公安部发布境外输入型疫情防控典型案例,其中包括甘肃省胡某某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案。根据通报,胡某某隐瞒出境史,不进行居家隔离,还跑去参加婚礼、上坟,确诊后致上百人被隔离,后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被立案。

资料显示,Peter Antevy的专业是儿科急诊医学,同时他也是一家提供儿科急诊解决方案公司的创始人。他在推特发布的是一款快速检测工具的检测结果图片,图片显示,字母G旁边显示一条淡淡的横线(字母C的横线为颜色对照标准),这代表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G抗体呈阳性。

不过,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:“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”,Peter Antevy表示,也有这种可能性。杨占秋认为,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,但值得注意的是,“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‘比流感更糟’。”

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甘肃省临夏州于2020年1月26日发布《临夏州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应急指挥部公告(第2号)》,明确规定所有外省来临返临人员必须履行法定义务和责任,主动委托家属或亲朋到居住地村委会、居委会登记报备,并将公告内容在居民区张贴公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