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中国春运落幕
来源:2020年中国春运落幕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8:34:07


穿过到达大厅,在路的尽头,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引导大家扫描二维码,填写电子入境申报,之后,大家拿着生成的健康码,中国人和外国人被分成了两条队伍。在检疫的大厅里,黑色隔断把整个空间分成了若干个小格子,每个格子里坐着穿好防护服的工作人员。

郝龙斌办公室发言人游淑慧表示,郝柏村早上起床时身体略有不适,郝龙斌为求慎重,才送至医院做检查。游淑慧说:“郝柏村身体状况很好,这两天都和友人畅谈数小时,目前意识情况也都清楚,希望外界不要到医院去探视,影响医院运作。”

由于每天关注国内新闻,了解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之强,我减少了出门次数,但仍旧觉得只有回家才安心,和家人商讨后,重新订了三月回国的机票。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没想到,这些防疫用品居然自己先用上了。1月28日,德国发现了首例确诊患者,不久,多个往来中国的航班被取消了,我的航班也在其中。

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,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,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,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,人们都隔着坐。到达长春以后,由于在回国前一周,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,一出机场,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。

检疫完毕,带着健康码,再通过一次边检,顺利出关。从降落到取行李,大约用了三个小时。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,出发地也相对安全,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。飞机上几百人,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。

郝柏村因坚决反对“两国论”,被台湾舆论誉为“反独大将”。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上台后,他婉拒“资政”一职,要求当局承认“九二共识”。离任公职后,郝柏村曾返回盐城老家探亲祭祖,并多次重返战场遗址。

在德国读书的第二个学期,刚开学一个月,我便订好了2月下旬回国的机票。从那时起,每一天都期盼着和家人团聚,见一见在国内各地的朋友。谁知,一切计划都被这场疫情打乱。

德国政府规定检测试剂只免费给有接触史的人检测,这让许多疑似新冠的病患无法得知自己是否患病。如果担心,可以花150欧元自行购买检测套装检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