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病人送药的社区工作者
来源:为病人送药的社区工作者发稿时间:2020-04-07 22:43:28


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,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。整个2月份,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,检测量不到500个。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,福奇表态谨慎。他可以确定的是,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,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,多做准备。

在白宫高强度的工作之外,福奇不时利用工作间隙接受媒体采访,向公众普及防疫常识,为媒体答疑解惑。3月22日在赶往白宫的路上,他接受《科学》杂志记者电话采访时承认,特朗普关于疫情的一些说法不符合事实,“但我不能跳到话筒前,把他推下去。好吧,他说了,让我们试着下次纠正他。”

左一为安东尼·福奇。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
这已不是福奇第一次在公共卫生危机中站到公众面前。美国医师协会最高奖“乔治·科伯”奖2007年的颁奖词是这样介绍福西的:安东尼是一位伟大的沟通者。在一次次新发和再发传染病重大危机中,他多次出现在全国的电视屏幕上,为美国人提供自信、洞见、现实和可靠的建议。

随着美国疫情不断加剧,美国政府4月3日首次建议民众自愿佩戴口罩。福奇5日被问为什么不戴口罩。他对记者说,“这有好几个原因。戴口罩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保护你不被感染。我昨天接受了病毒检测,结果呈阴性。”

福奇说,美国抗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5日面对直播镜头,他手举“30天疫情防控指引”说,这是疫情防控“唯一也是最好”的工具。

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工作逾50年,福奇曾为6位总统提供公共卫生政策咨询。1984年担任该所主任至今,福西协助白宫制定了与艾滋病、非典、禽流感、埃博拉等一系列流行病相关的公共政策。为表彰福奇在防治艾滋病领域的杰出贡献,前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向他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。

向公众解释疫情该如何拿捏,福奇认为,在疫情重要信息和公众内心恐惧之间有着“微妙的平衡”。“这很难做到,因为你必须诚实。要确保你说的绝对是事实,不要隐瞒数据。”

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。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,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,“这不是我的风格,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。我是一名科学家,一名医生,一名公共卫生人员,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。”

自美国1月21日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,这位白宫医学专家出现在新闻镜头前的时间越来越长。白宫联席会、国会听证会、智库研讨会、电视台采访,只要与疫情有关,福奇的身影可谓无处不在,以至于一位国会议员打趣问他是否有一个双胞胎兄弟。